2019年7月18日

2019年7月18日 星期四 热

前几天从兄弟W处听闻不幸。

郑老师的妻子叶老师去年诊断出肝癌晚期。

郑老师当年刚毕业就做了我们初一的班主任,到我们初三的时候,郑老师和叶老师结婚摆酒。因为和郑老师关系好,几个哥们儿偷溜逃学去参加了他们的婚礼。对于当时封闭式的严苛的学校环境,这件事也证明了学生时代的义气(觉得自己老师结婚是人生大事,哪怕翻墙逃学受罚也是要去参加和见证的)。

那时候的郑老师和叶老师真是风华正茂英俊美丽啊!

没想到,几天前,竟然听到了如此噩耗。

明明上次听闻消息,还是喜讯——郑老师二胎喜获千金呀!

当年我得到郑老师很多的照顾,遗憾的是我没有什么能够回报给他。当年的他意气风发,当年的我桀骜不驯。我曾以为自己能够永远跑在最前面,但现实给我使了不少绊子。有一段时间,我竟无法面对曾经的恩师,我觉得自己没有成长为想象中的人才,愧对师长的栽培。

多年后我才渐渐释怀。花无百日红,人无千日好。达则兼济天下,穷则独善其身。我就像一颗卒子,怀着不服输不认命的态度,艰难地前行,哪怕绝大多数时间只有自己一个人默默忍受。

当我终于拨开乌云,看见一点曙光,我尽情地去沐浴,充分地享受。以为从此可以踏上健康快乐的阳光大道,不料很快遭遇了自由职业和感情上的双重挫折,几乎连滚带爬一蹶不振,样子真难看。就好像埋在土里多年苦苦挣扎的竹笋,好不容易破土而出,看见了阳光雨露,却遭拦腰截断。哼,生活就是这样!

明天会更好还是更坏?幸福和意外哪个先来?

很长的时间,我陷于不幸,怨天尤人,只是活在自己的小圈子,自私、脆弱而敏感。

当我去探望仅大我一个月的表哥时,还清晰地记得他瘦得跟鬼一样。却强装开心地和我打招呼,假装无所畏惧地和我打哈哈。然而我知道他肝癌晚期,不久人世,留下一双不足三岁的儿女。

表哥身上散发出来的一阵药味让我打心里难受,想立即逃离。因为第六感告诉我,那就是死亡的味道,世间无人不恐惧。

而我无能为力,连安慰话也不会说。竟然跟他说,命运无常,一个人入土是逝去,一颗种子入土,可能是新生……

我也不会忘记三年前回老家,看望了一眼大舅舅,当时他系着围裙,从厨房到客厅,进进出出,还招呼我吃饭。而他泛黄的眼珠子,没有血气的脸,已经证实,大舅舅的肝功能已经彻底废了。

我假装不知道他的病情,没事似的地跟他笑着唠嗑,而他的眼神迅速地回避,不知道是恐惧还是绝望抑或愧疚。

一群什么都不懂的小孩,跑来跑去,上蹿下跳,他们光着身子,生龙活虎,哪怕磕着摔了,转头就能哈哈大笑,他们不知道大舅舅半个月后就离开人世。

那个从小在信用社一起长大的小伙伴的父亲,那个L同学的姐夫(资助L上大学,我们还一起吃过饭的)…… 他们都因为肝癌或者肝病离开了。

我个人认为癌症是基因相关,是概率性的(这就是命吧)。

同时,我也认为强健的身体,积极乐观的心态,健康快乐的生活方式非常非常非常重要!

当死神来临,说什么都没有用,做什么都无法挽回。每个人,无论位高权重还是微不足道,无论家财万贯还是两袖清风,头上都悬着一把“达摩克利斯之剑”。这把剑随时都会落下来终止一切,不会给你任何心理准备。

(当然,这也是概率问题。每天都在发生交通事故,癌症,各种意外,不一定发生在你身上,但确实每天都在发生,每天都有人绝望,为什么是我?没有答案,只有永恒的虚无。)

活着就是万幸。从概率上讲,你之所以是你,独一无二的你,这得多少运气呀!哪怕整个宇宙是一个模拟系统,再重启N遍,你还是你,我还有我吗?谁知道呢?

生命只有一次。

所以,请少喝酒,少外食,多运动,多开心;请爱护自己,请守护家人。

(曾经吃过好几顿叶老师亲手煮的饭,很美味,我应该一辈子都记得;

那些青葱的少年时光,郑老师有付出有用心,我们也都记得。)

岁月无情,人有情。

愿山常绿水长流,刹那永恒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